资讯专栏

最新文章

大马第3季GDP低于市场预期

  我国第3季国内生产总值只增长4.4%,比市场预期的4.6%低。国家银行(BNM)今日(16日)在公布第3季GDP增长数据时表示,服务业与制造业是带动第3季经济增长的火车头,分别取得7.2%与5.0%增长;接下来是建筑业的4.6%,惟农业与采矿业却分别萎缩1.4%与4.6%。

大马第3季GDP预测上修至57%

  基于各大经济指标持续走强,丰隆投行经济学家将大马今年第3季国内生产总值按年增长预测从5.2%,上修至5.7%,略低于次季的按年增长5.8%。国家银行将在周五公布第3季国内生产总值数据。丰隆投行经济学家认为,我国第3季经济增长,将由强于预期的製造业和矿业所推动,但农业、建筑业和服务业成长放缓料将抵消部

大马第一代女导游杰西卡‧掌握人际关係学‧获非洲总统赐封

  陈碧桃(Jessica,杰西卡)年龄:1966年出生,44岁职业:领队兼导游导游这一份职业,与空姐的工作有一个很大相同特质,即不必花钱即可环游世界,吸引不少年轻人投入其中。陈碧桃(Jessica,杰西卡)就是这个初衷,于80年代末,投身甫开发的大马旅游业,成为第一批须考试获得认证的导游小姐。时光飞逝

大马第一女锦衣卫‧护女王有功‧VIP指定保镳

  (吉隆坡)第16届共和联邦运动会于1998年在大马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场举行时,政府也邀请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抵马主持闭幕典礼,并以千军万马之势,全程保护女王。然而,英女王却弃男保镖不用,指定要由女保镖随侍在侧,结果表现出色的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政治部陈莉贞助理警监,也就顺理成章被上司提名。经过一连串的面试

大马篮坛吹转会风 郭添源欲转会 金群利愿成全

  欧洲足球联赛开始转会窗口,马来西亚篮坛也吹起今年第一波转会风!为了让球员拥有更好的平台与发展福利,森美兰金群利已同意队长郭添源的转会要求,好让他可以和新东家面谈。森美兰篮总主要赞助人拿督李典和,周二在与州篮总多位负责人包括会长拿督李银芳、总领队陈桂发与领队林兆兴会面之后,宣布放行消息。李典和就此事接

大马篮总财务严重陷困 今年或停办3 全国赛

   财务陷困多时的大马篮总作出惊人决定,如找不到赞助费,全国17岁以下青年赛、20岁以下青年赛和非华赛,今年将停办。秘书长谢铁文表示,马篮总已于上周六的理事会会议作出上述决定。“过去一年,我已一直在理事会上报告财务日益糟糕的情况,但一直没有解决方案,如今已到了最严重的地步。”马篮总每年的全国赛共6个,

大马纸盒缅甸投资 5年后贡献20%营收

  黄德发在股东特大后向媒体表示,缅甸充满有待发掘的商机。大马纸盒厂看好东南亚新兴市场缅甸的潜力,预计在当地设厂与建立业务的4至5年后,可为公司带来相当于目前营业额20%的显着贡献。在今日的股东特大中,绝大部份大马纸盒厂股东通过了公司此前的附加股建议。该公司之前建议发附加股送凭单,以筹资1亿2000万令

大马经济摆脱成长下滑 下半年料渐走渐稳

  经过连续7个季度成长幅度缩减之后,经济学家认为,大马经济已经触底,接下来有望进入上升週期,而第3季国内生产总值成长预期将达4.3%,高于次季的4.0%成长,末季料更进一步成长4.7%。根据国家银行网站的资料,第3季GDP数据将在11月11日出炉。肯纳格研究经济学家指出,根据历史走势和最新数据,今年次

大马经济研究院次季CSI与BCI延续涨势

  (吉隆坡26日讯)大马经济研究院周二公布的2016年次季消费者信心指数和商业信心指数皆连续2个季度走高,当中商业信心指数更突破100点荣枯线,达106.4点。大马经济研究院执行董事扎卡利亚指出,上述调查结果均是在英国脱欧公投成绩出炉前所得,且认为低基数是消费者信心指数和商业信心指数呈涨的原因之一。调

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07

   若把由马来西亚政府担保的连带债务(包括政府对官联公司和非关联公司的债务担保)计算在内,政府债务水平实际上已经超过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70%水平。一旦爆发私人领域债务危机,公共财政状况处于吃紧状态的马来西亚政府,是否有足够能力应付这波危机,存在很大的疑问。19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,很大程度上也

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0:木材出口(下)中国价廉威胁大马

  我国出口家具虽然赢得品质良好和物有所值的口碑,却栽在价格和款式等方面,竞争力大大不如中国竞争对手,市场老大和老二的市场份额差距竟高达67%。一项中国的行业研究结果显示,房地产行业的发展,能够带动建筑业、建材业、服务业、家具业、电器业等至少50多个行业的发展,而房地产业领域的发展更是直接地影响家具行业

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1

  一个可持续性的经常账赤字,必须是用来为具有生产性的投资进行融资。传统上,通过外来直接投资(FDI)模式流入的私人资本,被视为具生产性的投资。无论如何,资本很容易被替代,而且随着金融市场走向全球化,外来直接投资与其他资本模式之间的差别越来越模糊。自2008/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,亚洲新兴市场一直是全